中文版
文章

焦點訪談:好萊塢導演Jordan Vogt-Roberts 對《Metal Gear Solid 潛龍諜影》真人版電影的想法(上)

與這位適合的導演人選一起解碼這部絕密電影,聽他講述與小島的友情,他們共同的願景以及情節發展的可能方向。

Jordan Vogt-Roberts 1984年生於底特律,屬於新一代的年輕電影製片人;他們的藝術視野與非常獨特的創作手法似乎很大程度上受到了被電玩遊戲包圍的童年影響,這跟90年代玩家們「被迫忍受」觀賞的遊戲改編電影作品非常不同。Roberts身為將《潛龍諜影》改編為真人版大銀幕著作的不二人選,而當小島秀夫親自給予他祝福並且支持他的企劃時,情況又不可同日而語,更加別具意義。

在最近的Gamelab Live 2020會議上,Gamereactor 身為官方媒體合作夥伴,我有機會與這位《金剛:骷髏島》的導演進行20分鐘的訪談;儘管他小心翼翼地不透露太多,但仍分享了一些我們認為全球《潛龍諜影》系列粉絲們肯定會有興趣的細節;因為這全部都和他如何理解《潛龍諜影》宇宙觀與其角色,還有他如何將這些全都轉換為電影格式息息相關,還有他與小島的情誼到了多深厚的程度。那些自稱為《潛龍諜影》迷的人,我很肯定:1. 你能夠發現一些關於情節的提示線索,2.發現自己的期待之情適度地提高。來吧,Let's Go!

具有玩家視角的電影導演

首先,Vogt-Roberts告訴我們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間的工作和生活,但是很快我們就談到與製作恰當的電玩遊戲改編作品相關的話題。

「我一般而言跟電玩遊戲業界人士會混在一起玩,也跟他們聊天;我發現這些對話不知為何比與電影業界內的人聊天更具啟發性,」他在下方的影片當中說道。在他之後,有超大型的卡比獸跟甚至更大隻的皮卡丘玩偶,使我想起《偵探皮卡丘》跟《音速小子》,兩部都是很成功的電影。時代的轉換出現了效果?

「更精確地說,我們是跟著很多很差勁的改編作一起長大的,我認為這對我們造成了傷害——我們看到這些熱愛的事物遭到了誤解。我一直揣懷著這種傷痛,這是我戰鬥時一部分的吶喊,」他回憶道。

「這是關乎於如何把遊戲對你的影響轉換為看電影的被動體驗。」

而他知道如何透過非交互式的影像傳達電影遊戲的感覺,因為他是一些成功的《天命2》和《 PlayerUnknown Battlegrounds》廣告幕後推手。在這些廣告中,「YouTube上的評論總的來說是一堆這樣的話:『當我和朋友一起玩時,我就是這樣感覺的。』因此,很大一部分是關於轉換感覺並當你在遊玩一種活躍體驗時把遊戲激發你的情緒轉化過來,還有你如何把這些感受轉換成被動式的電影觀賞體驗。我認為這並不如單純繪製情節、角色與事物那樣。我真心覺得比如《末日列車》或者《明日邊界》,這些儘管並非基於電玩改變,但有很大部分電玩核心機制以奇怪的方式融入其中。《末日列車》就像是一款橫向卷軸機制的清版格鬥遊戲,從頭至尾是由左到右的一場體驗。而《明日邊界》有點捕捉了電玩的重生儲存點機制。

你正在觀看

Preview 10s
Next 10s
廣告

對於 Vogt-Roberts來說,有些例子清楚地顯示了成功將改編其他媒體上成功地放到大銀幕上所需要採取的措施:「需要像是Sam Raimi和從小就熱愛漫畫書到長大的人們加入,並具有對技術電影的可信度以及對原始材料的理解。需要這些,我認為現在的這個時代,我、Dan Trachtenberg,還有一些成長於電玩遊戲薰陶之下的年輕人,電玩DNA深刻在我們的骨子裡,就與電影一樣具備影響力。」

身為粉絲,理解小島的見解與《潛龍諜影》

「我真心熱愛自己目前所處的位置,能夠扮演在這兩個世界之間的橋樑,並且轉化它們,」他對自己當前角色補充。《潛龍諜影》本身就是非常密集的,你挑戰的是一個深受喜愛、增生的產權,不僅有著難以置信的複雜情節與非常複雜的人物,它們代表了小島先生的健談思想和哲學,以及透過日本思維翻譯出來的這些非常西方的比喻。」

「你不只是只看到純粹的情節,並且還有遊戲玩法使你產生的情感,」他繼續說,描述了《潛龍諜影》的目的。「靜悄悄地四處行動,知道一旦被捉住會有嚴重後果的那種感受。敲打東西然後跑走,唬弄警衛讓他們前去查看『嗯,那什麼聲音?』的感覺。那種立即開始搜索人的日式荒謬感覺幾乎有如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的軍隊超現實主義,遊戲中的魔幻現實元素,遊戲中幾乎可說是生存恐怖的元素。 《潛龍諜影》當中有很多非常複雜的色調和東西,很容易讓人們或工作室將它視為『未來派軍事系列』,而事實並非如此。」

在一部電影裡,講述《潛龍諜影》的故事

透過深入研究他們的秘密行動,Vogt-Roberts提到了幾種(交織在一起?)故事情節以及他們用來震撼觀眾(玩家)眼球的一種有趣的敘事手段:

「你必須首先理解所有事物,並且知道該如何專注在這之上,混合與配對,然後根據要講的故事或故事的一部分進行混編......就像在原版當中The Boss 跟Snake實際上是對立的,這並非保留了該系列其他遊戲的忠誠度。」

「我們正在應用我認為是非常出乎意料、小島式的『捉弄你的觀眾』方式。」

「劇本裡面有個裝置我超喜歡,」他暗示道。「它確實像某些核心主題一樣發揮了作用。對於小島而言,那些遊戲的很大一部分從根本上是在問我們如何使整個世界重新變得完整?我們如何使自己重新變得完整?以及我們作為人受困其中的痛苦循環,世界被困住,還有尤其是士兵也被困住了。所以說對我而言,有一種我們正在把玩的裝置,我認為,這不是《明日邊界》當中那樣子的東西,但以同樣的方式,跳脫思維的框架,我們正在使用一種我認為非常意料之外、非常小島式的『搗亂你的觀眾』但使得你能夠好好講故事的方法。以這樣一種方式,那些遊戲感覺引起混亂是因為他們玩弄了格式,挑戰了對於遊戲的預期。所以,對我來說,同樣重要的是把這些元素也帶入電影,但在電影的環境當中也一樣造成破壞。」

焦點訪談:好萊塢導演Jordan Vogt-Roberts 對《Metal Gear Solid 潛龍諜影》真人版電影的想法(上)

《潛龍諜影》vs《漫威宇宙》:Revolver Ocelot 成為了新一代的格魯特

這些,以及他在採訪即將結束時所揭露的內容,對於粉絲們來說聽起來很棒,但是新來的人呢?這部電影可以使該系列的潛在觀眾擴大嗎?

「接著,你還得走鋼索,」誠如Vogt-Robert如此形容,「這不只是粉絲服務,還包括那些一直在等待這部電影的粉絲,以及相信《潛龍諜影》電影永遠都不應該存在的粉絲。接著,還有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玩意的一整個世代。那些不知道為什麼像我一樣的人會如此著迷的那些人。」

「就跟5年前沒人知道星爵哪位、也沒人知道火箭浣熊跟格魯特,但現在你搭Uber他們甚至還會擺個小公仔在車上,我相信Sniper Wolf 跟 Revolver Ocelot,還有Otacon跟Snake,以及 The Boss......這些角色都會與[漫威電影宇宙當中的]那些角色一樣變得具有辨識度。」

「我相信Sniper Wolf 跟 Revolver Ocelot,還有Otacon跟Snake,以及 The Boss......都跟漫威角色一樣有標誌性。」

「雖然我想要製作一款粉絲們會說『幹爆讚,這是我愛的《潛龍諜影》啦!』那種電影,我也想要製作出一部其他人可以理解為何小島秀夫的作品會影響並觸動我們至深的電影。」

(未完待續,敬請期待下篇!)

焦點訪談:好萊塢導演Jordan Vogt-Roberts 對《Metal Gear Solid 潛龍諜影》真人版電影的想法(上)
焦點訪談:好萊塢導演Jordan Vogt-Roberts 對《Metal Gear Solid 潛龍諜影》真人版電影的想法(上)


滾動無限載入網頁內容


Cookie

Gamereactor 使用 cookies 確保我們能夠在網站上為您帶來最棒的瀏覽體驗。如果您繼續,即代表您同意我們的 cookies 條款